趙子的翼想花園

2010-12-31 12:24:41

先妣事略    歸有光

先妣周孺人,弘治元年二月十一日生。年十六來歸。逾年生女淑靜。淑靜者,大姊也。期而生有光。又期而生女、子,殤一人,期而不育者一人。又逾年生有尚,妊十二月。逾年生淑順,一歲又生有功。

 有功之生也,孺人比乳他子加健。然數顰蹙顧諸婢曰:「吾為多子苦。」老嫗以杯水盛二螺進,曰:「飲此後,妊不數矣。」孺人舉之盡,喑不能言。

正德八年五月二十三日,孺人卒。諸兒見家人泣,則隨之泣,然猶以為母寢也。傷哉!於是家人延畫工畫,出二子,命之曰:「鼻以上畫有光,鼻以下畫大姊。」以二子肖母也。

孺人諱桂。外曾祖諱明;外祖諱行,太學生;母何氏。世居吳家橋,去縣城東南三十里,由千墩浦而南直橋,並小港以東,居人環聚,盡周氏也。外祖與其三兄皆以資雄,敦尚簡直,與人姁姁說村中語,見子弟甥侄無不愛。

孺人之吳家橋,則治木棉。入城,則緝纑,燈火熒熒,每至夜分。外祖不二日使人問遺。孺人不憂米鹽,乃勞苦若不謀夕,冬月爐火炭屑,使婢子為團,纍纍暴階下。室靡棄物,家無閒人。兒女大者攀衣,小者乳抱,手中紉綴不輟,戶內灑然。遇童僕有恩,雖至棰楚,皆不忍有後言。吳家橋歲致魚蟹餅鉺,率人人得食。家中人聞吳家橋人至,皆喜。

有光七歲與從兄有嘉入學。每陰風細雨,從兄輒留,有光意戀戀,不得留也。孺人中夜覺寢,促有光暗誦《孝經》,即熟讀無一字齟齬,乃喜。

孺人卒,母何孺人亦卒。周氏家有羊狗之疴。舅母卒;四姨歸顧氏,又卒,死三十人而定;惟外祖與二舅存。

 孺人死十一年,大姊歸王三接,孺人所許聘者也。十二年,有光補學官弟子。十六年而有婦,孺人所聘者也。期而抱女,撫愛之,益念孺人。中夜與其婦泣,追惟一二,彷彿如昨,餘則茫然矣。世乃有無母之人,天乎!痛哉!



翻譯:先母周孺人,弘治元年二月十一日生。十六歲嫁到我家。第二年,生下女兒淑靜。淑靜,就是我的大姊。過一年,生下我,又一年生下一男一女,一個生下就死了,另一個也只活了一年。又過了一年,生下有尚,懷孕十二個月。第二年生淑順,過一年生有功。
有功生下以後,先母哺養他比前幾個兒女更費力。於是她常常皺著眉頭對幾個女傭說:「孩子這樣多,我真苦死了。」有一個老婆子用一杯水盛著兩個田螺送上來,說:「把這杯水喝了,以後就不會常懷孕了。」先母舉起杯,把水一氣喝完,從此失聲變啞,不能說話。
正德八年五月二十三日,孺人病故。兒女都還小,看見家裡大人哭,也跟著哭,但是還以為娘是睡著了。真是傷心啊!接著,家裡請來畫工為先母畫遺像,把兩個孩子帶到畫工眼前,對他說:「遺像鼻子以上照有光畫,鼻子以下照淑靜畫。」因為這兩個孩子面容象母親。
先母名桂。外曾祖父名明;外祖父名行,是太學生;外祖母姓何。外祖父世世輩輩住吳家橋。吳家橋在昆山縣城東南,離城三十里,經過千墩浦,到南直橋,沿著小河往東就到。村子裡聚居著許多人家,全都姓周。外祖父和他三個哥哥都因為富有而出名,為人忠厚正直。外祖父常常和和氣氣和村裡人談家常,看到小輩外甥侄子個個都喜愛。
先母到吳家橋娘家,就做棉花活。進城回婆家,就搓麻捻線,常常點盞小燈,勞動到深更半夜。外祖父三天兩天差個人來送點東西。家裡不缺吃食,先母卻終日勞苦像是窮得揭不開鍋。冬天生爐火用的炭屑,叫丫環做成炭團,一顆挨一顆曬在台階下面。屋裡沒有廢物,家裡沒有閒人。兒女大的牽著衣服,小的抱在懷裡,手裡還不停地縫縫補補,間間房裡乾乾淨淨。待傭人有恩惠,傭僕雖然被責打了,背後也不忍心責怪她。吳家橋每年要送來魚、蟹、糕餅,總是人人可以吃到。家裡人聽說吳家橋有人來,個個都歡喜。
我七歲時和堂兄有嘉進學塾讀書。每逢陰雨天氣,堂兄總是在學塾裡過夜,我心裡捨不得和他分開,但是卻不能留住,必定要趕回家。先母常在半夜醒來,叫我低聲背誦《孝經》,要我背誦得沒有一個字錯漏,她才高興。
孺人故世以後,外祖母何孺人也病故了。周家染上了瘟疫。舅母病故;四姨媽嫁在顧家,又病故;一連死了三十個人才停止。只有外祖父和二舅還健在。
孺人故世十一年後,大姊淑靜嫁給王三接,這婚事是孺人生前應允的。故世十二年後,我補上了生員,十六年後,我娶妻,婚事也是孺人生前給我訂定的。一年以後我有了個女兒,我們夫婦都很喜愛女兒,格外想念孺人。夜半三更,和妻子一同流著眼淚,回想她生前的幾件事,彷彿像是昨天發生的一樣,別的什麼,都記不起來了。世界上竟有沒有娘親的人麼!天啊,多麼悲痛啊!

評論(61)

發表評論

Powered By Heimavista, Inc.